首页>文化视野>国学美学

还原戏韵气质——现代戏曲人物画小品创作杂感

时间:2021-09-21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钱新明
0
咪乐|直播|下载5 再根据你的性格来选择车型:最新颖的设计运动年轻。

还原戏韵气质

——现代戏曲人物画小品创作杂感

 

智取威虎山——杨子荣 钱新明 

  前一阵,我创作了八出现代戏的六十余张戏曲人物画小品,闲来自读,独有赏味。

  创作戏曲人物画,人们大都从传统戏入手,少有取材现代戏,这是因为传统戏的衣饰脸谱独具形式。现代戏,因剧情和服装的“时装”化,更因弱化了传统舞台程式里的身法步伐,难化腔调,笔墨表达易与“时画”们趋同。我在进行现代戏曲人物画的创作过程中,留心琢磨细节,夸张角色气质,尽可能地以个性形象、神态呈现剧情故事。

  现代戏的声腔韵白是靠话剧式的,这是生活化表演的要求。作为戏曲人物画创作仍然是要在“戏”上出彩,是戏画,而非普通意义上的中国画和连环画。在反复观看录像的同时,我专注人物典型身法和表情,捕捉表演中的习惯性动作,以此来区别人物。杨子荣是京剧《智取威虎山》的男一号,其男演员的样板戏造型具有阳刚机智果敢的特点,著名唱段《今日同饮庆功酒》更是家喻户晓。我刻意突出眼神的表达,抓住他成功打入匪穴的瞬间悦态,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似有凯歌回鸣。在创作《杜鹃山》中柯湘的形象时,我也着重在眼神间着墨,锁眉在传统戏曲旦角表演上不多见,而这革命者在斗争困难当口的锁眉倒传递出故事的曲折。

  舞台上人物角色有着各自的分工,其精气神也不尽相同,分寸拿捏也不由着演员,是由着剧情来的,是为合度。在戏曲人物画的创作中,可以移植这种优点。《红灯记》中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同是正面人物,角色的戏份脉络清晰。我选择了戏画中少有的群像构图,三人组合稍有次第,李玉和居画面前方,道具的镣铐也作了笔墨的强调,完全以人物表现壮烈场景,体现“前仆后继永向前”的剧情主题。

  现代戏里歌舞的运用是破传统的,几乎脱离了传统戏剧里甩袖、圆场等程式技巧的表演。《红色娘子军》是出现代舞剧,后来又改编成了京剧。这出戏便是主要用肢体舞蹈讲述剧情,呈现舞台艺术的审美。我特意把这种舞蹈语汇绎化到戏画之中,抓住舞蹈最具美感的亮相,体现剧种与剧情。吴清华一段“出逃”的独舞是凝炼生活后的舞台表演,激愤、迷茫的情绪均在舞姿中发力体现。我在录像中先反复揣摩这段舞蹈的体态特征,找准一个传神的造型,勾勒草图,细细比较,简约数笔准确地速写出人物情绪。

  中国戏曲是虚拟写意的,意会也是绘画和戏曲中共有的审美价值。我作写意戏曲人物画,以我对人物造型的理解,着意作了漫画式的呈现。《龙江颂》中的江水英,服饰风格简洁,化妆也无特殊的标志,我以强力夸张人物表情的方法,以达视觉的生动,张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龙江精神。《沙家浜》里郭建光的戏画造型亦是如此。

  戏曲人物画的创作,会由着画家们绘画技法、戏剧文化的知觉而作用于各自风格。前辈画家关良、韩羽、马得等便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独成表达,也若戏剧表演的流派般自成一路,异彩纷呈。不失水墨审美趣味,体现戏韵戏情,是我个人对戏曲人物画创作的认识。画这批现代戏曲人物画,我改变了自己以往求飘逸、重古典的戏画风格,采取半画半跋、图文相辅的构图。以速写法取细节,减去线的玩味,求一笔而达的写意快感,尽可能让画面活起来。当年,八出现代戏受创作年代浸淫,具有时代的审美定势,人物形象、舞台造形却有自定程式,较好保留住这种画面气质,也就还原了这戏这韵的艺术特点。

(编辑:张金菊)
会员服务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