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766章 自由之诉银狐的凌厉

咪乐|直播|大露露露大视频 财通证券分析师表示,2017年钢铁、铝等原材料及相关零部件价格的大幅上涨也提高了公司的成本。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不到前方道路的尽头是哪里,是迷雾?还是悬崖?亦或者是深渊?

    我不知道身边的风暴到底是从哪里的,是突兀?是旋转?亦或者是呼啸而起。

    我根本不知道身边的人怒吼是怎样响起的,是呐喊,是嘶吼?还是声嘶力竭?

    霸气的龙啸从天空中不断的吼啸而起,随后一条条的金龙扭动着狂躁的身躯,从天空中坠落下来的时候,身体上面的龙鳞全部都彻底的张开,伴随着狂风的呼啸,一根根的金色菱形的龙鳞不断的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快如闪电,锋利的光芒闪亮的让人感觉到可怕。

    抱着脑袋的明迦,太阳穴上面高高的鼓胀起来一根根的青筋。

    他抱着自己的脑袋,脸上带着绝命的恐惧感跪在地上。

    他的脸朝着左边,炮火连天。

    他的眼睛看着右边,烽火狼烟。

    前方滚滚的浓雾中,一声声锋芒闪耀的旋转剑音不断的飞速着,天空中的一条条金龙不断的带着烈吼冲刺了下来,飞舞到他的身后竟然飞快的旋转了起来,明迦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前方的浓雾,从浓雾中走过来一个高大威猛的人影,长剑嗡鸣的声音便是从他的手上散发出来,随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近,明迦也看的越来越清楚,他那剑柄之下的剑刃,竟然在不断的旋转着,“嘭…”带着一道冲破了地面的声音,巨大的战剑破开了下方的大地,直接插入了大地之中。

    一股霸道的剑锋瞬间席卷了四面八方。

    他的双手轻轻的放在了剑柄上面,低下头眼神中带着无比的轻蔑看着下方的明迦,嘴角浮现出了一道猖狂的笑容“你…会为你今天的行动后悔吗?我们常常说什么年少轻狂,青春无畏,的确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主君的,的确也不是每个都有磅礴的野心的,你看到这个高歌的时代了吗?它为我而舞蹈,因我而变得轻狂。”

    你是谁?

    明迦很想要问出这句话,但是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巴。

    后方响起了尖锐的呐喊声音,明迦听到有人不断的朝着自己奔跑过来,那是谁?如此无畏的朝着自己奔跑过来;一个身穿婚纱的人影,挡在了明迦的前方,明迦看不清楚她的脸庞,但是他却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一路走到这里就是为了她,这便是自己握紧拳头奋力战斗的理由!

    “既然你这么的拥护他的话,你就跟着他一起到地狱里面做一对苦命鸳鸯吧!”

    浓雾中的男人说完猛然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滋滋滋…砰砰砰…”战剑从大地中拔出来的时候释放出滚滚的碎块。

    “不要…”明迦一声大喊突然睁开了眼睛。

    车内的空调开的非常非常的冰凉,但是明迦的全身却是冷汗直流,他的衬衫被汗水侵染的彻底的湿透,双眼中恐惧的眼瞳在疯狂的闪耀着,在旁边开车的刑烈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明迦一眼“不要什么?我他妈双手放在方向盘上面什么都没有动噢。”,看着不断喘息的明迦和他那张如临大敌的脸庞,刑烈疑惑的问道“你不会做噩梦了吧?”

    转过头朝着窗外看去,巨大的圆月正在天边慢慢的坠落着,巨大而坚强的仙人掌用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坚挺的站在沙漠之中,远方响起了几道月下孤狼的喊声,在空旷的旷野上面不断的回荡着阵阵让人感觉到莫名恐惧的回声,明迦打开了窗户,一口烟雾从他的口中飘舞出来,随着风浪朝着后方飘舞过去。

    幸好只是一个梦,他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勉强的微笑,但是这个梦境未免太过于真实了。

    “瞧你…一个梦把你吓成这样。”,刑烈耸了耸肩膀,将后方小冰箱里面的一听可乐拿出来,想要喝的时候突然停止了说道“噢…刚刚你睡着了我没有想到吵醒你,你是什么修罗国的皇子吧?你焰娲战斗团是你的部下吧?我很不想要告诉你这个悲伤的消息,但是你必须得接受现实,焰娲战斗团团灭了,被帝释天全部杀掉了。”

    大口大口的喝着可乐,刑烈观察着明迦的表情。

    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改变,可能是还没有适应皇子这个身份。

    “喂…喂…”看着明迦又陷入了沉思当中,刑烈叫了一声后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明迦的脑袋“想什么呢兔崽子,焰娲战斗团可是你的龙虎军团啊,在天门的话就相当于是天将团一样的存在,被团灭的消息我听到都伤心,你好歹给点反映啊?”

    明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的摇摇头“我能有什么反映?粗暴的释放出自己的怒吼跟帝君虹对抗?还是让焰娲战斗团起死回生?在这个世界上生死都是注定的,你没办法修改天命,我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既然有时候命运女神不想要我们吃到她香甜的苹果,那么也许夺命恶魔会在后方准备着一顿丰盛的大餐。”

    命运?刑烈的嘴角浮现出了一道嘲讽的笑容“我从不相信什么狗屁命运。”

    “人定胜天!”,刑烈双手重重的拍打在了方向盘上面,铿锵有力的喊道。

    “所以你是在天门威武霸气扬名天下的刑烈,而我是落魄逃难,四处流亡的明迦。”,

    明迦微微的抬起头用一股忧伤的眼神看着刑烈道“追求的不一样,活的自然也就截然不同,你有你人生的丰富多彩,我有我人生的其乐融融,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股强烈的感觉,有一股莫大的风暴即将发生在我身上,烈,我想要让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这么久生活在一起,天门刑烈可能帮我吗?”

    “只要是不让我活的像窝囊废一样的要求,我都答应你。”,刑烈看着明迦道“小伙子有些伤感啊。”

    “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牵连到夏天,因为我百分之百相信,我的事情夏天是一定会插手的,到时候请务必不要让夏天插手我的人生。”,深深的吸了口烟,明迦吐着烟雾说道“我活得怎么样,在日后会作出怎样的选择,这全部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这都是我的人生,如果夏天一旦插足的话,就仿佛是在告诉着我,这样说着,明迦,你的人生就跟狗一样,一丁点的价值都没有,你要这样的行走,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刑烈沉默了,他从来没有听过听过这样的要求。

    一只巨大的荒漠飞鸟展翅从越野车的外面飞舞了过去,明迦感慨道“飞鸟们展翅翱翔在天空下的那一刻既是焕发新生,天空便是它们的世界,如果一只鸟失去了天空,那么它就等于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我想要一辈子都遵循着自己的选择,我想要一辈子都活的无拘无束,尽管我的前方是地狱。”

    “是天堂也说不定呢?”,刑烈插嘴道。

    明迦淡淡一笑,只是闭上了眼睛再次陷入了熟睡之中。

    “我答应你。”刑烈沉默了半晌后说道“但是不要做傻事,无意义的事情是不值得的。”

    “什么是值得?”

    闭着眼睛的明迦苦笑的说道“只要是你想要去做的事情,那都是值得。”

    “嘭…”一个巨大的拳头将越野车行驶在荒漠上面的画面彻底的一拳头轰炸成粉碎,那是镜辉夜的拳头,在瞬间变成了重锤般巨大的拳头,将一拳拳将阿布不断击打着的金眼圣骑士逼迫的后退了一步;“哼哼哼”圣骑士不断的后退中大笑道“魔术幻影?真是有趣,很久以前我也打过一个很厉害的魔术师,那个魔术师甚至已经强悍到可以将虚空彻底扭曲的地步,但是我依然笑着斩杀了他,毫无用处的魔术,魔术这种东西就是应该用来表演,取悦观众的才对。”

    自己强大的力量受到了侮辱,镜辉夜面具下面的脸庞隐隐约约的夹杂着一股浓烈的愤怒。

    他朝着圣骑士一步步的走过来,双手交叉,带着白色手套的双手将腰间的两把彩色的刀刃抽取了出来;举起战刀的镜辉夜冷笑着,双刀上面突然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烈焰,随后他的身体变得梦幻轻薄,就好像是一片虚影一样的移动过来,圣骑士团一拳头穿透过去,拳头竟然从镜辉夜的身躯里面轰炸了出来,像是打中了幻影一般。

    “死亡魔术·無双·魔术幻影。”

    “嗖嗖嗖…嗖嗖嗖…”镜辉夜的身体在原地不断的转动着,圣骑士将拳头从他的身体里面抽取了出来,随后只看到无数的镜辉夜从本体中旋转出来,二十多个镜辉夜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将圣骑士包裹在里面,握着燃烧的战刀,所有的镜辉夜朝着中心处包裹着冲刺过来的时候,圣骑士一拳头狠狠的冲击在地面上。

    “信仰圣光吧!”

    一个巨大的骑士幻影在圣骑士的身后陡然的一阵闪耀,随即一股澎湃的圣光“嘭…”的一声朝着四面八方狠狠的冲射了过去,如同海潮般滚沸的圣光中,所有碰触到圣光的镜辉夜的身体全部都被狠狠的震破成了粉碎,金眼圣骑士抬起头,斗篷里面的眼神带着一道刺眼的流光一阵闪耀后,他朝着镜辉夜的本飞速的移动了过去。

    “轰轰轰…”爆炸般的圣光在拳头上面化成一道道的流光迅速的凝聚起来,随后一拳头轰炸向前方的镜辉夜。

    “嘭”被圣光轰炸的镜辉夜的身体变成了一只只飞舞在天空之中的白鸽。

    “十五级圣骑士·神圣之剑。”

    十五级?观战的坤沙猛然的握住了自己的右拳,在欧洲皇室里面,圣剑骑士团有着严苛的等级制度,有着不同自己的地位,就连落焱资格那样强悍的男人,都只不过是十三级的圣骑士,没想到眼前这个居然比落焱的等级还要高?一个圣骑士的等级,到达了十三级之后,下一级光是申请的资格第一条就是为圣剑骑士团效力五十年以上,这个家伙多老了?但是为什么还是如此的神采奕奕?在坤沙目瞪口呆中,天空中“嘭”的一下分裂出一道凶恶的裂缝,随后一把把金色的圣剑源源不断的从裂缝中飞速了出来。

    下方的白鸽们全部都是发出了一声声痛苦的惨叫,身体被一道道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神圣之剑纷纷的穿透。

    “砰砰砰…”炸裂的白骨身体中,圣骑士看着其中一只笑道“还想要走?”

    “嗖嗖嗖”飞舞下来的金色圣剑将一只白鸽的身体包围住,一把把的圣剑不断的旋转中,白鸽变成了镜辉夜的身体;随后身边所有的圣剑全部都“嚓嚓”的一身朝着镜辉夜斩杀过去,“擦擦啊…嚓嚓嚓…”全身的魔术师袍顿时凝固成了一团,随着一把把圣剑的穿透,一块块被撕碎的衣服不断的飞舞在大地上面。

    “我的魔术…可能不是你想想的那么简单!”身后响起了镜辉夜的声音。

    金眼圣骑士带着稳重的身形转过头,只看到身穿黑色西装的镜辉夜带着高高的魔术礼帽,他的黑色西装上面画满了各种各样红桃、方片、黑桃、梅花的图案,身材高挑的镜辉夜兰花指抓着手中的魔术手杖,优雅的对着圣骑士鞠躬道“我乃是主君貘羽麾下最强的魔术师之一,精通各种幻术和魔法的诀窍,你,能够看透我的魔法吗?”

    “希尔瓦娜…”旁边的司徒仙宫一声呐喊之后,圣骑士举起手说道“着什么急呢仙宫,刚刚干掉阿布的确是太过于猛烈了一点,既然这位魔术师小伙子想要跟我好好的一较高下,圣剑骑士团又怎么能够退缩呢?”

    “前辈的意思……”,司徒仙宫明悟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右手旋转着魔术手杖,镜辉夜随意的在天空中挥舞了两下后,无数的扑克牌宛若斩杀的刀锋一样“刷刷刷,刷刷刷”朝着前方的圣骑士团旋转的进攻过去,扑克牌的边缘带着一股股流动的锋冷光芒,来势汹汹;但是前方的圣骑士却没有任何停顿的动作,他一步步的朝着镜辉夜移动过去,无数张扑克牌在他的身体上面不断的爆炸成粉碎。

    “这把老骨头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了。”圣骑士扭了扭脖颈,晃了晃胳膊。

    镜辉夜的下一招还没有释放出去,一道恐怖的圣光裂缝顿时在他的头顶上面绽放了下来,随后镜辉夜的身体仿佛被圣光洗礼着一样,全身都笼罩上了浓浓的圣光。

    “阿布…阿布…”那边的银狐右手托着阿布的后脖颈眼神中带着泪水的喊道,但是阿布已经无法像之前那样神采飞扬的回答自己,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来,他的脑袋上面被圣骑士团的拳头轰炸出一个巨大的血洞,潺潺的浓血不断的从头颅里面流淌出来,“回答我…你回答我啊…”,银狐抿着嘴憋着自己的悲怆,不断的摇晃着阿布的身体。

    阿布已经彻底的闭上了眼睛。

    战狼阿布,死于王君战队赛。

    司徒仙宫…银狐的眼神中带着嗜血的光芒看着前方的司徒仙宫,圣骑士…随后牙齿咬的不断的摩擦出声音看着前方的圣骑士,银狐知道愤怒会让自己进入绝路,所以他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前方的司徒仙宫发出一声冷笑后道“想要为你的朋友报仇吗?你知道多米诺骨牌吗?只要一个牌倒下去后,后面的东西都会啪啪啪的全部倒塌,就算是一座费尽了心血所建造起来的城堡,也会在瞬间完全的崩塌。”

    “天国之门·超必杀·天影杀戒。”

    司徒仙宫猛然的摘掉了手指上面一条白龙形成的戒指,朝着前方猛然的扔了过去,“嗖嗖嗖……嗖嗖嗖…”在天空中飞舞的戒指顷刻间变成了上百个,全部都带着轰炸着虚空的光芒不断的飞舞了过来,银狐将阿布的尸体放在地上,眼眶的边缘游动的泪水被狠狠的咽了下去,他一声怒吼,一脚踩踏着地面,身体突然拉扯出来了无数的幻影,“刷刷…刷刷刷”就算是前方的结戒影是那样的密集和游动的迅速,也丝毫无法的打中银狐的身体一丝一毫。

    他的身体,从漫天飞舞的银色戒指里面奔跑出来,随后双腿在地上飞速的踩踏着,一连串的幻影在银狐的身后不断的出现,司徒仙宫后退一步的同时,前方两名天国女骑士将他彻底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希尔瓦娜舞动着手中的巨剑之后猛然的一剑狠狠的斩击在地面上,“砰砰砰……”一连串的剑气像是爆炸的地雷般朝着前方的银狐滚动过去,“刷”洛丽塔一剑断空,斩断虚空的裂缝中飞舞出一道道的剑锋。

    再次一波强悍的攻势,让低下头咬着香烟的银狐猛然的抬起头。

    你的信仰是你的圣光,我的信仰就是我的左轮枪。

    “死亡左轮·超必杀·绝命乱射。”

    “砰砰砰…砰砰砰…”在原地旋转不断扣动着扳机的银狐,就像是一个跳跃着芭蕾舞的优雅舞士一样,伴随着虚空的震颤声响起,大股大股的子弹全部都源源不断的飞舞了出去,大地上面的剑气被子弹冲击的一层层的削弱,从四面八方飞舞过来的剑气全部都被子弹彻底的射成了粉碎。

    同时…无数的子弹朝着前方疯狂的进攻过去。

    阿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银狐咬着香烟双眼中带着猩红的血丝。

    “当当当…当当当…”前方的两名天国女骑士舞动着手中的长剑不断的将一颗颗飞舞向自己的子弹斩裂成粉碎中,银狐停止了射击,一脚踏地,身后带着一连串的幻影,直接攻向了希尔瓦娜,“吁…”希尔瓦娜在瞬间也停止了舞剑,长剑上面被打的全部都是弹孔和一股股飘渺的烟雾中,白色天马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前蹄。

    但是还没等希尔瓦娜反映出来,银狐的右手带着幻影,枪口,抵在了白色他的脖颈上面。

    白色天马的眼神中出现了莫名的恐慌,希尔瓦娜更是暗叫一声不好。

    “嘭…”,银狐霸气的昂着头,吹着烟雾扣动扳机,一颗子弹直接打进了白色天马的脖颈里面,子弹直接从白色天马的脑袋上面冲射了出来后,随着白色天马的坠落,银狐的左轮枪直接攻击了过去;旁边的洛丽塔长剑上面一道道迅猛的剑锋进攻的时候,银狐将枪轮狠狠的一个旋转。

    “砰砰砰…砰砰砰……”洛丽塔在进攻,所以她并没有防备,银狐左手的手枪全部都打了出去,一颗颗的子弹全部都打进了洛丽塔的身体里面,溅洒出一股股枪火的血花中。

    “死亡左轮·子弹转换。”

    右手手枪里面的枪轮弹射出来,左手手枪里面的枪轮弹射了出来。

    左手枪枪轮空空如也,所有的子弹将洛丽塔涉及致死,右手枪轮里面的子弹全部都飞舞了出来,双枪之间,一颗颗的子弹的舞动中,右手手枪里面的所有子弹,全部都被一颗颗精准的打进了左手手枪里面。

    下一秒……

    右手手枪和希尔瓦娜的长剑碰撞到一起。

    下一秒…

    银狐的左手左轮枪放在了希尔瓦娜的额头上面。

    出神入化的死亡左轮的技能,只有在银狐的身体上面上面能够看到,全世界的人都被震的目瞪口呆中,银狐一声怒吼

    “我操你妈!”,果断粗暴的呐喊,让银狐的扳机“啪啪啪…”一下又一下的扣动了出去,“砰砰砰…砰砰砰…”无数的枪火从希尔瓦娜的后脑勺处直接爆发了出来,一股股的鲜血飞速的冲射出来的时候,希尔瓦娜的尸体从白色天马倒了下去,“嘭…”随后银狐一脚踏空,像是一头凌厉的战鹰一样飞舞在了司徒仙宫的面前。

    仙宫退后一步脸上明显出现惊慌之色的时候,银狐全身一个旋转,皮带上面的一颗颗子弹全部都包裹着他不断的飞舞着,叼着烟头顶上面银发乱舞的银狐将枪轮狠狠一打弹射出来了。

    “锵锵锵…锵锵锵……”

    一股股刺眼的火花不断的在枪轮上面碰撞闪耀着,一颗颗的子弹纷纷的进入了银狐的枪轮里面后,对着前方的司徒仙宫,银狐猛然的瞪大了眼睛“嘭…”直接扣动扳机一枪轰了过去,“嗖嗖嗖……”从左轮枪里面飞舞出来的子弹不断的螺旋着,眼看着就要攻击到司徒仙宫的刹那,第二名圣骑士行动了,他挡在了司徒仙宫的前方,子弹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体上面,随后一声爆裂,只剩下表面破碎的弹壳不断的掉落下来。

    怎么总是有人碍事?银狐一脚踏地,全身的蓝色西装的衣角全部都飘扬了起来,又是两把左轮枪飞舞了起来,被银狐双双的抓在手中,双臂合并在一起,左右手各自两根手指全部放在了左轮枪的扳机上面,就像是一把四连发机关枪一样。

    “死亡左轮·超必杀·绝命乱射!”

    “砰砰砰…砰砰砰…”枪口喷射出滚滚的火焰源源不断的朝着前方轰炸了过去,无数的子弹从火焰中滚滚的飞舞出来的时候,前方的圣骑士团双手对着天空呐喊“信仰圣光吧!”

    他就像是一尊挡在了司徒仙宫的面前的钢铁一样,无论承受着多少的打击都依然不会倒塌,无数的子弹全部都尽数的射击在他的身体上面,巨大的火花不断的闪耀,滚滚的硝烟不断的升腾,无数的弹壳源源不断的从圣骑士的身体上面掉落下来,“呀…”银狐握着四把左轮枪不断开枪着,前方的圣骑士巍峨不动,就连去安身的裹尸衣都没有一丁点的变化,圣光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充满了力量。

    突然只看到圣骑士抬起手,一股强大的圣光穿透了天空,直接轰炸了下来。

    “灰烬使者!!”

    在军舰上面观看着王君战队赛的七彩男手中的香烟被震撼的直接掉落在了地面上。

    他仿佛又听到天空中无数受伤的巨龙在拼命的呜咽着,他仿佛又看了漫天风雪中一个高大的人影走过来,朝着自己举起了闪耀着圣光的锋冷屠刀…

    XXXXXX

    在这里跟大家宣布了一个好消息,经过地牢的不断战斗,甚至都找到了以前的老东家(飞卢…逐浪…),本来是九月份就能够跟大家见面的,结果国庆嘛(大家都知道这些人的办事效率),然后又经历了中秋(更他妈的延长了),我的皇家骑士的版权终于拿回来了,虽然说现在原版的皇家骑士已经被删除了,但是索性的存稿还在地牢的手上。

    一共三册

    皇家骑士上:骑士之影

    皇家骑士中:罪恶之城

    皇家骑士下:风暴撕天(这名字是我感觉最中二的)

    终于要跟大家见面了,七十七万字的皇家骑士,当然是删除了一些情节,比如说什么地狱凌辱啊…什么厕所迷情啊…反正是一些隐晦的东西都像是阑尾炎一样的被割掉了;这是地牢自己自费的,因为皇家骑士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一个人走了多远是否忘记那得看自己的初心,回头看看刚开始的脚步,价钱方面大家不用担心,费用由地牢承担。

    一共是整整的十五套,送给书评区、贴吧、官方群的书友们,完全免费,下个月月中绝对能够跟大家见面(靠谱的说,已经在印刷和排版当中)

    另外两套(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第一卷,送给两位书友,刑烈…和laogeng…)

    煽情的话不必多言,多年走过,中奖名单请关注日后的新章节。

    请中奖者(他妈的必须给我准确的地址和准确的信息,上一次贴吧活动就被骗了,一定要准确!)

    么么哒~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