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app官网在线观看

咪乐|直播|网页版 按照政策推进的方向,中国各地政府和企业未来将一方面着力推进传统制造业绿色化的改造进程,改变高度依赖资源消耗和低成本要素投入的传统增长模式,加快实现生产过程的清洁化、高效化,建立投入低、消耗少、产出高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工业体系;另一方面着力于积极培育绿色水平更高的新兴产业,以工业的绿色发展推动全社会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绿色提升。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花语被这句话撩到了。

不是比不比得上,而是根本就不配相提并论。

这才是将一个人珍之重之的态度。本来花语觉得余靳淮都这样说了,但凡有一点自尊的姑娘就不会再纠缠,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郭瑾意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一个古怪的笑意,“余先生,我愿意没名没分

的跟着,都不肯多看我一眼吗?”

但是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她眸光扭曲起来,忽然拿出自己的手机,冷笑道:“不在乎我,总该在乎余弯弯吧。”

余靳淮脚步一顿。

她笑的得意起来:“我手机里可是有不少视频,相信那些心理变态的童癖肯定喜欢……”

“什么意思?”余靳淮的声音冷的能凝结成冰,回身看向郭瑾意的目光更是宛如实质,刀锋一般的寒凉。

“我是弯弯的老师啊……”郭瑾意抬起下巴,像是一个已经无路可走的精神病患者,执拗又深情的看着余靳淮:“出去春游的时候都是我帮她洗的澡呢……”

花语瞬间就明白了这女人什么意思,同时也有一种恶心欲吐的感觉!

这女人精神有问题吧?不然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甄妮一个人的散步

余靳淮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郭瑾意笑着说:“本来我不想闹得那么僵的……是逼我的余先生。您也不必想着夺走我的手机,这些视频我待会儿会给您发一份的,当然,我还有很多份复制品,拿我的家人威胁我也没用,我不在乎他们,若是直接危及到我的人身安全,视频肯定会立刻在网上流传的……您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早就知道余家不好招惹,没点准备怎么会

跟您摊牌呢。”

这一刻的郭瑾意,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知性温柔,和在舞台上演讲的时候判若两人。

花语揉了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觉得背后发寒。

“想要什么?”余靳淮开口。“余先生放心,我并不是贪图余家的权势……我只是太爱了而已……”郭瑾意深情楚楚,眼睛里的爱意仿佛要溢出来一般,“只要答应我,和那个土包子妻子离婚

,娶我过门……我保证这些东西一辈子都不会流传出去。”

余靳淮淡淡道:“我说了,我看不上,就算是娶了又怎么样?”“迟早有一天会感受到我爱的心情的……”郭瑾意微笑着说,“我不着急,余先生好好想想吧,毕竟弯弯是们余家的孙小姐,要是闹出这样的事,以后可怎么办呢

?哈哈哈哈哈哈……”

她说完就暧昧的在余靳淮的手背上勾了一下,轻声道:“给两天的时间哦。”

余靳淮嫌恶的把手收回来,从兜里抽出湿巾纸慢慢的将被郭瑾意触碰过的地方擦干净。

郭瑾意丝毫不在意,笑着离开了礼堂。

“还不出来?”余靳淮垂着眼睫淡淡道。

花语吐吐舌头,从最后一排小跑到余靳淮的面前。

“都听到了?”

“嗯。”

“什么想法?”

花语总结了一下:“郭瑾意多半有精神问题,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有顾虑她没有,很被动。”

余靳淮眸光深沉,伸手捏着花语的下巴:“所以余夫人的意思是让我休了给弯弯换一个小婶婶?”

“我才没有!”花语立刻抓狂,“是我的,谁也不给!”

余靳淮低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颊,“知道护食了?”

花语垂着头小声问:“那高不高兴?”

“有一点。”余靳淮一本正经的逗她。

花语的脸顿时垮下来了,“就只要一点吗。”

“不然还想要多少?”余靳淮严肃道,“我能够看着现在这张脸没有把丢出去已经是极限了。”

花语:“果然爱的只有我的脸……”

余靳淮:“不爱我的脸?”

花语立刻怂唧唧的不说话了。

礼堂的灯光昏暗,照射在两人身上,将轮廓渲染的朦胧不请,给人一种梦幻的不真实感,让刚才郭瑾意带来的恶心感彻底消失了。

花语拉了拉余靳淮的衣袖:“那郭瑾意这件事怎么办啊?难道还真的要让她牵着鼻子走?”

“怎么可能。”余靳淮嗤笑一声,“这么一点小伎俩,看不起谁呢。”

“啊?”花语迷迷瞪瞪的,“我觉得这件事很麻烦啊……”

“那是因为傻。”

“……万人血书跪求余二爷说人话。”

“不可能。”

……

今天的家长会开的花语糟心无比。郭瑾意这朵桃花简直是余靳淮最烂的桃花之一,她太会挑人软肋了,余弯弯不仅是对余靳淮来说很重要,对整个余家来说都很重要,更是三叔公的命根子,要是真的

出了那种丑闻,即便余家能够压下来,但是对于余弯弯的将来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污点,受人嘲笑还是轻的,最麻烦的事很容易让小姑娘的身心成长受到伤害。

花语琢磨了许多对策都发现不可能十全十美的解决。

桌子上还放着郭瑾意的资料。郭家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郭瑾意的父亲是从政的,母亲早亡,后妈生了一儿一女,平时跟家里的关系十分淡漠,不可能从她的家人身上下手,要是用他们来

威胁郭瑾意,郭瑾意估计还要帮忙递把刀什么的。

花语唉声叹气的道:“啊啊啊啊啊难道我男人真的要为乐弯弯卖身给那个女人了吗??”

余靳淮一伸手就给了她脑袋一下,“胡说什么?”花语委屈巴拉的手脚并用的爬到余靳淮的身上,余靳淮怕她摔了,用手托着她,她就将腿缠在了余靳淮腰上,脸埋在他肩膀上,闷声闷气的道:“我不想卖身求荣。

“怎么就卖身求荣了?”余靳淮抱着她下楼,后面一只小鱼干喵喵喵喵的叫,显然不明白铲屎官为什么不抱喵星人反而自己抱上了。花语:“不是求荣,是求侄女儿的尊严……诶郭瑾意这种行为是犯法的啊要枪毙五百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