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咪乐|直播|官方版app v2.1.5 中国血小板日公益片《爸爸,我爱你》在现场进行了首映仪式。

作者:水千澈

文字大小调整:
  羽烯接到司凰的电话就下楼在停车场等着。
  夜风吹来,他裹了裹外套,抬头就看到一辆军绿越野车开来,在不远处停下。
  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驾驶座下来,羽烯眼睛一睁,暗道:有点眼熟啊。没等他记起在哪见过这身材,就看到副座车门打开,熟悉的修长身影走出来。
  两人站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画面出奇的和谐。
  这时,司凰转头和羽烯对视到,对秦梵道:“我走了。”也不管秦梵是不是还有话说,朝羽烯的方向走来。
  羽烯看着走到身边的人,挪了挪嘴唇还是没把喉咙里的好奇问出来。要进门时,回头去看那人,发现高大的男人还站在原地朝这边看着。由于是正面,他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表情一僵,连脚步都停下了。
  司凰:“怎么了?”
  羽烯回神,“那人……”
  “嗯?”慵懒的眯了眯眼,斜眸看来。
  羽烯吞了吞口水,冷静道:“长得真帅。”
  司凰眸光一闪,回忆秦梵的长相,的确是在娱乐圈里也属顶级的相貌,尤其还有一副高大健朗又不夸张的身材,那种带有军人的禁欲又散发着狂野性感的矛盾气息,无论是现在还是她前世经历的十年将来,都没人能相比。
  两人相继无言的回到酒店的房间。
  得益于羽烯,这次司凰的‘夜游’还是没被柳导他们发现。
  在房里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浴衣,司凰躺在柔软的床上,胸部解开了束缚让心胸都得到放松。
  “嗡嗡嗡——”丢在床上的手机震动。
  司凰伸手拿过来,看到来电显示就接了。
  “准备睡觉了?”秦梵低哑的嗓音透过手机的音质钻进耳朵,比平时更性感,少了点不能靠近的压迫。
  司凰猜他也是刚刚洗完澡出来,声音都带着湿气,这就问了:“刚洗完?”
  秦梵:“唔。”
  耳边是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司凰又走神的想,这是在擦头发?她说:“有什么事?我要睡了。”
  秦梵那边一阵沉默。
  司凰觉得既然没话说就挂了吧,手指刚要按上去,就听到秦梵的声音冒出来:“会唱歌吗?”
  这算什么?司凰想了想,“会。”
  秦梵:“不想说话就给我唱首歌吧。”
  “为什么?”
  “我睡不着。”
  司凰本想说你睡不着关我什么事,脑海里就响起五宝的声音:【陛下!看来他的情况已经有点严重了,连睡觉都睡不着,啧啧。】
  司凰目光一闪,对手机轻飘飘的说:“要我唱歌哄你睡觉?”
  秦梵:“……嗯。”虽然有点犹豫,却还是承认了。司凰心跳了下,觉得这人和前世的第一印象,以及后来听到的传闻真是一点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她摸了摸鼻子,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吧?长着高冷帝王脸,气势像非洲雄狮,平时也很凶煞霸道。
  可相处下来觉得这人一点都不可怕,婆婆妈妈的照顾人,这会又乖乖哒。
  “我试试,要是没用……”
  “我不打扰你。”秦梵很直接的说。
  司凰哑然,然后轻哼出声。
  她并没有唱歌词,轻哼的声音比平日说话更细腻些,有点儿雌雄莫辩的空灵又低哑,仿佛无边的天空和大海,海妖的吟唱,温柔又迷惑人心,把人拖进深海里沉溺。
  “呼噜咕噜——”不过短短不到十秒,电话的那头传来呼噜声打断了司凰的哼唱。她一怔,随即确定那头的呼噜声是秦梵睡死了没错,面色变幻莫测,最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第二天司凰还是起了个大早,晨跑完后吃完早餐,和羽烯一起到了剧组来。
  这次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对他们态度完全不同,笑着打招呼的,或者一脸尊敬让路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昨天司凰的表现得到他们尊重,还是因为铁老和余奶奶他们的那层关系。
  司凰好像没有发现这些变化,以前怎么面对他们,现在还怎么面对。
  杜蔷早早就在化妆间里等着她了,见司凰进来就小声说:“陛下,今天要拍你出场的第一幕,是外景拍摄,要提前准备才行。”
  司凰点头,坐上椅子,任由杜蔷在脸上布置。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杜蔷连她的眼睫毛都看得清楚,心底一阵激动,暗暗给自己打气,接着说:“陛下,可以让我做你的临时化妆师吗?拍摄外景的时候偶尔要补妆。”
百度